孙正义的2020赌局:做创投界的巴菲特

发布时间: 2020-02-18 20:22:51 来源: 时代周报 栏目: 娱乐新闻 点击:

原标题:孙正义的2020赌局:做创投界的巴菲特赌徒才不会在意每一次输赢。即使这位冒险家已经年过花甲,但在世界目光的聚焦处...

原标题:孙正义的2020赌局:做创投界的巴菲特

赌徒才不会在意每一次输赢。

即使这位冒险家已经年过花甲,但在世界目光的聚焦处,他还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你们看到了什么?”2月12日,孙正义在软银第三季度财报会议上环视了一圈下面的投资者和分析师后,指着一张幻灯片说:“从你们的左边看,它像一只鸭子。从你们的右边看,它看起来像一只兔子。”

在过去的一个财季中,软银帝国遭遇了惨重的滑铁卢。在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上一财季中,净销售额为2.4381万亿日元,较上年同期的2.5146万亿日元下降3%;归属于软银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50.35亿日元,较上年同期的6982.93亿日元下降92%。

但孙正义辩称,软银也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正如他在幻灯片中展示的图片——“从左边看,是息税前利润;从右边看,是股东价值。如果你想知道软银的表现如何,你就不能从左边看,而必须从右边看软银。”

当然,也有人将孙正义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认错”言论视作软银舰队掉头的预兆。在最备受瞩目的愿景基金净亏损了20亿美元,成为此次软银溃败的罪魁祸首之后,孙正义承认,由于缺乏对愿景基金2号的投资承诺,不再把募资1080亿美元作为愿景基金2号的目标。

正如赌徒不甘愿金盆洗手一样,孙正义也不会轻易交出自己的底牌。毕竟,与当年的互联网泡沫破裂相比,水逆的2019年还远称不上他生涯里的至暗时刻;而另一方面,历经波折的Sprint收购案已被美国法院成功批准,借此甩掉包袱的软银,也将进一步作为更纯粹的创投军团迈向科技革命的浪潮之中。

1

兵败2019年

2018年,愿景基金曾豪斥600亿美元买下了69家公司的股权,但截至2019年12月底,该基金共投资了88家公司,总投资额为746亿美元。

不难看出,与2018年的全球疯狂扫货相比,孙正义在2019年的故事主线其实是借Uber和Wework的资本神话东风,吸引更多金主,以完成他打造愿景基金2.0,并推动愿景基金IPO的野望。

但往事并不如烟。被寄予厚望的Uber和Wework分别遭遇了上市破发和IPO闹剧,作为科技狂热信徒的孙正义,对共享经济的押宝却是满盘皆输。即使在去年年底的美股牛市中,Uber也仍未收复失地,软银财报显示,目前愿景基金手里的88个项目中,仅有29个项目估值上升,合计升值52.94亿美元;同时有31个项目估值下降,合计下降121亿美元。

2019年10月22日,软银与WeWork达成一份全面的救火协议,提前支付了一笔15亿美元的投资,但行权价格被从110美元每股下调为11.6美元每股;同时,软银向WeWork提供各类债务连带担保,总规模合计达50.5亿美元,WeWork则以0.01美元每股的象征性价格向软银发行了认股权证作为回报。

如果没有这些措施,软银交出的财报会更加难看。

外患则应愿景基金的折戟而生,孙正义收回愿景基金2号千亿美元目标的背后,是一众金主的不满。此前,软银曾与包括苹果、富士康、微软、渣打银行在内的10多家公司签订募资协议,但随着投资神话的破灭,资本市场开始对孙正义的个人魅力打上了问号。

例如美国著名的对冲基金埃利奥特管理公司此前向软银投资了25亿美元左右,持有软银接近3%的股份,但据《纽约时报》报道,埃利奥特近期已经与孙正义会面,向其施压要求改变。埃利奥特提出的要求包括软银花200亿美元回购股票,以及改组软银的董事会。

此外,中东财团曾是孙正义的最大支持者,但从目前看来,土豪们的情绪日渐保守。据知情人士透露,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和阿布扎比国有基金穆巴达拉投资有限公司已告知愿景基金高管,他们投入新基金的任何现金都必须来自第一只基金赢得投资所产生的利润。

2

从比尔.盖茨到巴菲特

回溯最初的发家史,孙正义的庞大资产正是从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中诞生的,他也因此被称为日版的比尔.盖茨。

但从日后的起落轨迹来看,这位以明治维新政治家坂本龙马为偶像的企业家,身体里始终流淌着冒险的血液,最终,孙正义还是选择了风险和回报比最高的创投圈。如今孙正义旗下的主营业务板块除了愿景基金和软银以外,还包括芯片大厂ARM和手机分销商Brightstar,而原本作为美国排名第三的移动运营商Sprint则在今年被孙正义抛弃,值得一提的是,这几大业务之间并无关联,处于独立运营的状态。

因此,软银帝国可以称得上是大一号的愿景基金。

多年来,孙正义凭借激进强势的风格,几乎以一己之力改写了整个创投圈的规则,阿里巴巴和雅虎则成为他职业赌徒生涯中的两大杰作。然而时过境迁,没有任何一个赌徒能永远保持运气,正如时代潮水的方向在发生改变。

从Lyft、Uber到Slack,2019年上市的科技类独角兽公司股价纷纷折戟,也让投资者们似乎开始看重企业的盈利能力和盈利时间表,不再愿意对于这类新型商业模式的故事买单。当然,也有旧日的信徒们仍期待软银再造一个资本奇迹,但孙正义去年在接受《日经商务周刊》采访时,却也罕见地称对自己的投资成绩感到“羞愧和紧张”。

“我们的许多计划投资者一直对WeWork和Uber的麻烦感到担忧,我们听到了他们的反馈。”孙正义表示,“因此,在正式启动软银愿景基金2号之前,在投资上,也许我们会从较小的规模、较短的时期开始,作为某种过桥基金。”

那么,孙正义真的老了吗?在他本人看来可未必。早在19岁那年,掘了第一桶金的孙正义就立下了未来五十年的人生规划,原本预计在60岁退休的他,却在那年打造了千亿美元级别的愿景基金,焕发了事业的第二春。

在2019年12月1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孙正义倔强的语气未改——他说,鉴于软银现在是一家投资公司,而不是运营公司,其收入和利润“无关紧要”“你可以忘掉那些数字”。其间,有一名记者问孙正义:“所以,你已经从比尔.盖茨变成了沃伦.巴菲特?”孙正义回答说:“大致来说,巴菲特先生和我略有不同。我是领导信息革命的人。”

孙正义补充说,他不像89岁的巴菲特那样保守。“巴菲特先生不是一个冒险的投资者,他是一个聪明的投资者。”孙正义说,“但是,我还在做一些疯狂的事。”这也意味着,虽然声称要成为科技行业的巴菲特,孙正义的冒险精神却不会改变丝毫。正如软银在2017年推出愿景基金时候的名言——“有好的时候,也有坏的时候,但软银总是在那里。”

这句话放在现在或许是这样的:有扬帆的时候,也有触礁的时候,但孙正义的舰队还是会继续远航,因为海洋就在那里。

本文标题: 孙正义的2020赌局:做创投界的巴菲特
本文地址: http://www.gameslibao.com/ent/794114.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伽马资讯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线上坚果股获追捧 三只松鼠涨停:会有阶段性需求突增视频丨广东:粤港澳大湾区重点项目陆续复工复产
    Top